燕钟晚

澄唯,nc粉口中的毒唯。吃澄受,侮辱向的滚。不吃wx,不粉mx,不是道友。

【寒澄】战俘 上 (车)


1.寒澄cp看好。

2.写什么剧情啊,还是开拖拉机爽。

关键词:禁脔 道具play等等

3.温总那可太攻了,特别适合开车。

4.射日之征失败为背景。

5.为车而车。
      开车要什么脑子,扔了,bug请无视。

——————————————————————————————

由仙家百门策划的射日之征,最终以失败告终。

温家百年基业,高手云集,遭了这次浩劫虽损失颇多,不过也无伤大雅。

这场战役中,各仙家元气大伤,在加上温氏反扑,更是没了翻身的机会。

聂氏宗主聂明玦战死,蓝家家主蓝曦臣下落不明,而金家只损了些门生,依旧顺风顺水。

而江家的少宗主,也在这一战后被温家所俘,生死不明。

1.

不夜天城何其宏伟,若想藏匿一个人是再简单不过了。

外人虽不知情,但温家的人可就心里明了了。

温氏家主温若寒的卧房中,新修了一处暗室。

而这暗室有何作用,提到的人都是意味深长的笑笑,不再言语。

【湛澄】最后一晚(车)

   1.开个拖拉机练练手

    2.以分手炮为理由 半强迫 下药 捆绑 蒙眼

    3.CP标题写着,小智障别进来舞

    1.
蓝湛和江澄又闹分手了。

    "这次理由是啥?"魏婴擦拭着用以盛酒的高脚杯,淡定的询问道。

    自己的发小跟挚友自从搞在一起后,他就像个居委会阿姨一样天天东奔西跑的调解,累到最后以为俩人分定了,没成想人家俩在床上滚过一圈后又冰释前嫌恩爱如常了。
久而久之,魏婴对这俩人的分手宣言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说我们不合适。”蓝湛冷着一张脸,将面前杯中的透明液体一饮而尽,相当豪爽。
如果那不是加冰雪碧的话。
“就说这了?”
“说今天是最后一天晚。”
哦豁,还来分手炮。
魏婴感觉有些刺激。
“那你咋想的。”
“……”蓝湛没说话,琉璃色的眸子中却蒙上了一层阴暗。
他不接话,魏婴不是他哥,从那张板着的俊脸上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天屋内空调开的低,再加上身边做了个人形冷气柜,魏婴放下擦到一半的杯子,搓了搓裸露的小臂。
“虽然你俩已经‘坦诚相见’了,但我师妹这人我还是比你了解的,他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点安全感,你又整天拉着个脸连个暖情话都不会说,也怪不得他跟你闹。”
蓝湛闻言抬头看向他。
魏婴矮下身从柜台里拿出一个光秃秃的灰色盒子摆在蓝湛面前,神神秘秘的伏趴到桌上凑到蓝湛耳边小声言语。
“这可都是好东西。”最后,魏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卡片,递给蓝湛:“把握时机。”
2.
蓝湛出了酒吧,当机立断跟江澄发了短信,将度过最后一晚的地点从家里改到了某个酒店。
江澄虽然表示了疑惑,但还是同意了。
蓝湛先一步驱车到了地方。
拿出魏婴给的房卡刷开了门。
一进门,蓝湛就知道这个房间是个什么主题了。
扎眼的红和白交替,圆形大床四周纱幔低垂,有几分朦胧之感,屋内遮光窗帘拉上,只有几盏昏黄小灯静静的亮着。
而在大床的左侧则是墙镜,床头和天花板有些意味不明的钩子绳索。
房间整体勾勒出了暧昧之色。
3.
不一会儿,江澄来了。

看看这是个什么品种的毛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温情和温宁对魏无羡有恩,江澄对魏无羡就没有恩吗?江家本不应惨遭灭门或者是最多和云深不知处一样被烧,却因魏无羡救人而导致整个宗门上上下下几百人死亡。江家对于魏无羡是有莫大的恩情,如果不是江枫眠,他到最后还是一个流浪乞儿。“明知不可而为之”并不是像他那样到处给别人惹事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做人要知恩图报,那么魏无羡回报江家的就是带来灾难?


请问什么叫惹事?什么又叫叫拍拍屁股走人?羡羡惹了什么事啊?!什么叫他回报给江家的灾难?就算没有杀屠戮玄武那件事,江家也会被灭的,再说他什么时候拍拍屁股走人?


最可笑的是还到江家祠堂去拜天地,一个早已叛逃江家的人去向已故的江家先辈祈愿,关键是还在祠堂打江家现任宗主。祠堂在古代是一个家族最神圣的地方,他随意闯入祠堂,说虞夫人这不好那不好,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这个胆子。


到江家祠堂拜天地,原因是为什么?那是因为他把江氏夫妇当成自己的长辈,把自己所爱之人带到那里给他们看,什么叫他不救师姐叛逃江家?师姐是为了替他挡剑才死的,他怎么救她?


魏无羡心地善良,他善良到救别人不救最疼他的师姐,善良到在江家重建困难的时候是叛逃江家,善良到让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失去双亲?


江家,他是为了保住江家的名声才走的好吗?再说那时候重建根本就不困难,而且你以为他想走吗?至于失去双亲,那是他想的吗?师姐是替他挡箭才死的,至于金子轩,是温岭把他误以为是敌人才死的,能怪羡羡不善良吗?


蓝忘机莫不是泰迪精转世?整天想着天天


满脑子天天的蓝二哥哥是出自别人的笔下,秀秀又没有天天都写蓝二哥哥只知道天天。


魏无羡不配审判薛洋,说薛洋必须死,这话蓝二宋子琛晓星尘这些人谁来说都可以,但魏无羡他不配!


薛洋拿了羡羡阴虎符杀人不该死?羡羡从没有拿出阴虎符随意杀人吧?动漫他第一次拿阴虎符是杀温狗,小说这部分没怎么体现,第二次是师姐被杀,那还是你觉得文里那些所谓正道的人三观就是正确的?再说薛洋难道不应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吗?薛洋死了才能使这个角色立起来不是吗?羡羡已经死过了,是他想要复活的吗?他当鬼的时候也没有作祟吧?他没有赎罪吗?而且他也没有要别人一定原谅他吧?


ps:你们黑总是吹priest 的文有多好多好,我看也就那样,我看这Priest才是光母吧。
还有,我们道友碰瓷红楼?搞笑呢?红楼梦一部古言矫情玛丽苏我们道友会看得上?
霹雳布袋戏,啧,我花了一天看完了霹雳,根本没一处跟魔道相似,我看你们黑就是在造谣生事!!!


@嘤嘤怪 啧,确实,你是曾经的忘羡粉头之一,但你看看,你之前发的那条博客,没一个道友信你,真是悲惨,怕你尴尬,我就顺手把那条博客举报了,感激我不?虽然你在b站做的手书挺出名的,给魔道填过词作过曲画过同人发过手写……但谁叫你脱粉回踩呢,这就算了,居然还恬不知耻把手书删了?!
怪不得没人信你,你所谓的粉丝给你的爱意还不是因为忘羡和秀秀?你没了秀秀屁都不是,还有脸回踩?我都做好和你杠的准备了,啧,居然还认怂把所有社交账号注销了。
嗤,你瞧瞧你前后口风不一一看就是假的石锤,秀秀怎么可能教道友控评?她怎么可能去买营销?看看你这丑恶的嘴脸活该被骂被道友人肉!

【羡澄】重约

末世丧尸pora

小江生前身后名字不同,长相不同(但都好看,诶嘿。)

生前:江晚吟

身后:江澄

羡澄注意


ooc我的

第一章

公元2067年,一种不知名病毒悄然爆发,这种病毒的发病速度异常之快,基本在刚感染的瞬间就会使人体发生异变。

感染后,病毒会迅速杀死宿主支配躯壳继续去感染其他幸存者。

好歹发现及时,控制的早,发生感染的城市基本都被隔离并且派遣军队消灭被感染者以及营救被困的幸存者。

K市 感染隔离区内

一名男子掀起窗帘向外观察,能看到寥寥几只丧尸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游荡,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离得这么远魏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挑了挑眉,转身回到了室内,跟队友们汇报情况。

"暂时安全。"

魏婴一队人也是在不久前接到上级指令来搜索幸存者的,奈何一进K市深处,通讯设备就失灵了,只能听到电流声,无奈之下,小队长只能一边带着他们在K市如无头苍蝇一样躲来躲去,一边找能跟外界联络的方法。

'咔'

"全员戒备。"小队长压低声音紧贴在墙上,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废墟的拐角处。

那是靴子踏在碎石上的声音,人数还不少。

他们后方并无退路,左右两方墙外都有游荡的尸群。

魏婴握紧枪杆,将枪口瞄向拐角。

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个队员的神经都紧绷至极限。

脚步声接近墙根时却停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了个略带疑惑的声音。

"陈队长?"

是人类的声音。

众人松了一口气,放松了警戒。

来的人是特别行动组的一支特遣分队,在魏婴这支搜索队失去联络后被紧急调派过来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

双方汇合讨论过确认,k城底下或者周围什么地方有安置感染信号通讯的装置,估计是全城覆盖的。

特遣队的队长让副手将k城影像地图投放出以方便计划策略。

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摘下防毒面具走上前来。

他长相很好看,但比起自己还是差上了一些。薄唇微抿,鼻梁高挺,细眉杏目,构成了一张俊美的脸。

这幅长相让魏婴忍不住怀念起故人来。

曾经的那个人也有着圆圆的杏眼,细长的眉,不过他面对自己总是气鼓鼓的,而不是跟这人一样板着脸,毫无生气。

如今,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得找个干扰最弱的地方,接收下一步指令。”


两名队长设定完路程指标,就下达命令继续前进。


因大道上丧尸太多,他们只得尽量从小道中摸索前进。


魏婴走在队尾最后方,他前面就是那个冷脸副手,那人正举着定位的仪器探测。


从他摘下面具时起,魏婴就对他十分在意,或许是怀念旧友,试探着寻找时机想上去搭讪。


“吼!”


突然,一只烂了脸丧尸四肢并用翻过巷道的矮墙,掉落下来,摔在他前方不远处,那名副手的身边。


那人腾不出手来拿枪,巷道又狭隘根本撤不开身。


仅剩三根手指的丧尸低吼着抓在副手的军靴上,将他扯的一个趔趄。


这可是个好机会。


魏婴二话不说抽出腰间的短匕一个箭步上前扯住丧尸的顶发把它拽离副手,一刀斜插进它的脖颈。


污黑的血涌出,丧尸低吼着抬手抓向身后的魏婴。


“别乱动,给你剃个头~”话音一落,利刃齐齐切过它的整个脖子,随着骨肉分离声。


失去头颅的丧尸身体向下趴在地上,抽动几下,再没了动静。


而魏婴面上含着笑将手中的丧尸头举向那人,像是邀功一般。


“多谢。”那人言语轻缓,面色如常。


要知道如果刚刚他被那丧尸咬到,这会儿估计就跟那具无头尸体躺在一起了。


这么冷淡?


魏婴计上心来,随手将头颅往墙外一扔,一歪身子半倚在男人身上。


男人被他一撞,手中的仪器差些掉落,惊怒道:“你干什么?!”


“友军,我刚刚救了你,咱俩也算生死之交了,你总得告诉我个名字吧。”


“你……”


【魏婴!怎么回事!】走在前面的陈队长听到后方躁动通过通讯器询问道。


魏婴摘下通讯器放在唇边:“队长,我脚崴了。”


【……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你别给我整幺蛾子!】那头的陈队额头青筋一突一突的跳,恨不得踩着队员翻到队尾把这个惹事精摁地上摩擦一顿。


“别气啊队长。”魏婴嬉皮笑脸的对着通讯器招呼,转头一眼副手。


后者面上的嫌弃之情表露无疑,若不是跟队长通这话,估计早就把自己撂地上了。


“后面这位兄弟好心扶我,我跟得上。”


接着他就在陈队的斥责中挂断了通讯。


“行了,现在能告诉我了吧。”魏婴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眸中全然的漫不经心。


副手细眉紧蹙,对他这样散漫的态度很是不满,但碍于行动受阻甩不开他,况且这人看上去也不会善罢甘休。


左右不过是个名字。


副手叹了口气,嘴唇轻启道:“江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