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钟晚

澄唯,nc粉口中的毒唯。吃澄受,侮辱向的滚。不吃wx,不粉mx,不是道友。

【羡澄】重约

末世丧尸pora

小江生前身后名字不同,长相不同(但都好看,诶嘿。)

生前:江晚吟

身后:江澄

羡澄注意


ooc我的

第一章

公元2067年,一种不知名病毒悄然爆发,这种病毒的发病速度异常之快,基本在刚感染的瞬间就会使人体发生异变。

感染后,病毒会迅速杀死宿主支配躯壳继续去感染其他幸存者。

好歹发现及时,控制的早,发生感染的城市基本都被隔离并且派遣军队消灭被感染者以及营救被困的幸存者。

K市 感染隔离区内

一名男子掀起窗帘向外观察,能看到寥寥几只丧尸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游荡,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离得这么远魏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挑了挑眉,转身回到了室内,跟队友们汇报情况。

"暂时安全。"

魏婴一队人也是在不久前接到上级指令来搜索幸存者的,奈何一进K市深处,通讯设备就失灵了,只能听到电流声,无奈之下,小队长只能一边带着他们在K市如无头苍蝇一样躲来躲去,一边找能跟外界联络的方法。

'咔'

"全员戒备。"小队长压低声音紧贴在墙上,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废墟的拐角处。

那是靴子踏在碎石上的声音,人数还不少。

他们后方并无退路,左右两方墙外都有游荡的尸群。

魏婴握紧枪杆,将枪口瞄向拐角。

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个队员的神经都紧绷至极限。

脚步声接近墙根时却停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了个略带疑惑的声音。

"陈队长?"

是人类的声音。

众人松了一口气,放松了警戒。

来的人是特别行动组的一支特遣分队,在魏婴这支搜索队失去联络后被紧急调派过来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

双方汇合讨论过确认,k城底下或者周围什么地方有安置感染信号通讯的装置,估计是全城覆盖的。

特遣队的队长让副手将k城影像地图投放出以方便计划策略。

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摘下防毒面具走上前来。

他长相很好看,但比起自己还是差上了一些。薄唇微抿,鼻梁高挺,细眉杏目,构成了一张俊美的脸。

这幅长相让魏婴忍不住怀念起故人来。

曾经的那个人也有着圆圆的杏眼,细长的眉,不过他面对自己总是气鼓鼓的,而不是跟这人一样板着脸,毫无生气。

如今,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得找个干扰最弱的地方,接收下一步指令。”


两名队长设定完路程指标,就下达命令继续前进。


因大道上丧尸太多,他们只得尽量从小道中摸索前进。


魏婴走在队尾最后方,他前面就是那个冷脸副手,那人正举着定位的仪器探测。


从他摘下面具时起,魏婴就对他十分在意,或许是怀念旧友,试探着寻找时机想上去搭讪。


“吼!”


突然,一只烂了脸丧尸四肢并用翻过巷道的矮墙,掉落下来,摔在他前方不远处,那名副手的身边。


那人腾不出手来拿枪,巷道又狭隘根本撤不开身。


仅剩三根手指的丧尸低吼着抓在副手的军靴上,将他扯的一个趔趄。


这可是个好机会。


魏婴二话不说抽出腰间的短匕一个箭步上前扯住丧尸的顶发把它拽离副手,一刀斜插进它的脖颈。


污黑的血涌出,丧尸低吼着抬手抓向身后的魏婴。


“别乱动,给你剃个头~”话音一落,利刃齐齐切过它的整个脖子,随着骨肉分离声。


失去头颅的丧尸身体向下趴在地上,抽动几下,再没了动静。


而魏婴面上含着笑将手中的丧尸头举向那人,像是邀功一般。


“多谢。”那人言语轻缓,面色如常。


要知道如果刚刚他被那丧尸咬到,这会儿估计就跟那具无头尸体躺在一起了。


这么冷淡?


魏婴计上心来,随手将头颅往墙外一扔,一歪身子半倚在男人身上。


男人被他一撞,手中的仪器差些掉落,惊怒道:“你干什么?!”


“友军,我刚刚救了你,咱俩也算生死之交了,你总得告诉我个名字吧。”


“你……”


【魏婴!怎么回事!】走在前面的陈队长听到后方躁动通过通讯器询问道。


魏婴摘下通讯器放在唇边:“队长,我脚崴了。”


【……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你别给我整幺蛾子!】那头的陈队额头青筋一突一突的跳,恨不得踩着队员翻到队尾把这个惹事精摁地上摩擦一顿。


“别气啊队长。”魏婴嬉皮笑脸的对着通讯器招呼,转头一眼副手。


后者面上的嫌弃之情表露无疑,若不是跟队长通这话,估计早就把自己撂地上了。


“后面这位兄弟好心扶我,我跟得上。”


接着他就在陈队的斥责中挂断了通讯。


“行了,现在能告诉我了吧。”魏婴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眸中全然的漫不经心。


副手细眉紧蹙,对他这样散漫的态度很是不满,但碍于行动受阻甩不开他,况且这人看上去也不会善罢甘休。


左右不过是个名字。


副手叹了口气,嘴唇轻启道:“江澄。”


tbc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