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钟晚

澄唯,nc粉口中的毒唯。吃澄受,侮辱向的滚。不吃wx,不粉mx,不是道友。

【羡澄】蓝二 丢了。

预警:

1、架空

2、羡澄 ←注意

3、澄略微颓废(ooc我的锅)

4、内含娱乐圈

5、bug如海水,完全为了剧情发展。

6、同性婚姻合法化。

7、忘羡粉 勿入 勿入 勿入

蓝湛魏婴友情向 所有人友情向

1.

正是节假日,金凌回了父母家。

午时刚过,江澄没怎么感觉饿,而且金凌也不在,他干脆就没做饭。

屋内的窗帘都拉着,灯也没开,暗黑一片,天气已经入冬,但通了暖气也不算冷。

江澄懒散的窝在沙发的一角,扒拉着手机,屏幕的光将他的脸映的惨白,如果有人正巧看见估计得吓一跳。

他刚点开微博不出所料就看到上面明晃晃几个大字。

魏婴回国。

点进去,下面无一例外都是粉丝们的欢呼雀跃。

【魏婴v:我回家了! [图片]】

转发109   评论7w  点赞43w

几个字,外加一张自己的靓丽自拍。

评论一句炸开了锅,舔颜的、欢迎的、泪奔的,数不胜数。

不过更让她们爆炸的是另一位主人公转发了魏婴的微博,并附上了自己的问候。

【蓝湛v:欢迎回来。//@魏婴v:我回家了! [图片]】

转发167w   评论51w   点赞264w

下方评论:

【魏三岁:?!!忘羡锁了!】赞1254 评论525

【羡羡的兔兔:蓝二哥哥回复羡羡了!!!!!!!!!!忘羡女孩原地爆炸!】赞1021 评论212

【曲终人不散:四舍五入就是结婚啊!】赞974 评论148

……

江澄退回魏婴的那一条微博,想着是不是也要回复一下。

【是绵绵呀:蓝二哥哥对羡羡回国这么在意,不像某人屁都不放一个。大笑.jpg】赞245 评论178

考虑了一会儿,江澄还是将打上的一串字删掉。

何必给自己惹麻烦。

要是再早个几年,那时候他年轻气盛。要有不顺心的,当场就骂回去了,当时号称怼天怼地,社会我澄哥。

不过现在也就图个清静了,往泥坑里跳也只会沾自己一身烂泥。

而且参与其中的大多好像都是……

十几二十岁的女孩儿?

自己也老了,是个成熟的江澄了,跟那些个小姑娘搁什么气啊。

想着,江澄身子一歪瘫倒在沙发上。

2

【魏婴 蓝湛】

微博突然曝出了魏婴回国后先去与蓝湛碰面的消息,并且附有两人会面的照片。

这下微博下面是跟过年放鞭炮一般炸的更欢了。

江澄侧躺在沙发上划拉着手机对此表示情绪稳定。

毕竟魏婴跟蓝湛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挺好的,弯不弯他是不知道,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蓝家抹额:某些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比随便更随便的随便:哈哈哈!邪教组破产!普天同庆!】

这是两条热门评论,江澄起先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往下翻了翻才知道。

这个所谓的“邪教”,指的是魏婴和自己。

一时间他哭笑不得,也很无奈。

“如今邪教是这么用的吗。”江澄捞过茶几上的肥宅快乐水灌了一口。

评论中大部分是难以入目的言语,粗糙,低俗且刻薄,看的江澄心惊肉跳的。

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狠吗?!

他琢磨着要不要给魏婴打个电话,又想起魏婴现在正跟蓝湛在一块儿,现在致电会不会打扰他俩谈恋爱。

等等!难不成魏婴真是个gay?

重点很偏呢,江先生。

3

江澄看着自己微博红色回复999感觉头都大了。

有私信安慰的,有私信辱骂的,还有各式各样的评论。

就跟魏婴的小粉丝说的一样,魏婴回个国,他连个屁都没放,这火又是咋烧到他身上的。

越想越头疼,江澄揉揉突突跳的额角,起身去药柜翻出一瓶胶囊,随手倒出几个直接咽了下去。

他前几年忙的脚不着地,父母的意外,魏婴不告而别出国进修,还有个正值青春期让人头秃的外甥……

玩命的后果,就是留下了点后遗症。

4

突然,江澄手机响起。

在安静的客厅中,闪烁的手机屏幕外加震动的音效打破这这一番寂静。

江澄愣了一会,走上前去,将手机拿起。

是魏婴来的电话。

这人不是跟蓝湛在一起吗,怎的突然想起给自己打电话了?

“喂?”

【喂!师妹!】

“滚。”

【哎哎哎,别挂别挂,我有事给你说!】

“说。”

从电话那头传来的蓬勃朝气让他这个陈年老澄有点承受不住。

【我回国了,你知道的吧。】

知道,你一回国你的真爱粉都快把我撕了。

“嗯。”

【这么久没见了,要不要,出去逛逛?】

逛?

江澄心很累,腿一软又将自己摔回沙发里。

跟魏婴一起出去,给狗仔们走秀吗?

“我现在……”

【师妹,我们相识这么久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谁他妈是你师妹。”

【来嘛。】

二人在电话里你来我往,那头魏婴是各种轰炸,颇有番江澄若是不应了他,誓不罢休的架势。

其实江澄想问他。

既然他当初一声不吭跑到国外,现在又何必跟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给他打电话。

是他先离开的,不是吗?

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缺了几分力气说出来了。

江澄将头仰在沙发靠背上,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耳边听筒里魏婴还在喋喋不休。

过了半晌,他才轻启薄唇,吐出了个字来。

“好。”

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江澄点了头。

出去走走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那你在哪呢,我开车去接你。】

“老公寓。”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

【我说大老板,你好好的别墅不住,跑那干什么。】

“习惯了。”

挂断电话后,江澄保持着倚靠的姿势没有动,这几年间他跟魏婴并非毫无联系,逢年过节发个消息或者吃个饭还是有的,但比起少年时的亲密无间已是疏远的太多太多了。

而魏婴的这一通电话,让江澄有了他们仿佛从未分开的错觉。

5

魏婴开着车到了公寓楼下,风骚的按了两声喇叭。

这座老公寓离市区比较远,住户也都搬走了,就剩了几家。

前两天连路灯也坏了,要是到了晚上,就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

看江澄从楼上下来,魏婴放下了车窗,将头探出去嬉皮笑脸的跟他打招呼。

江澄在楼道里就听到了他响彻整片区域的喇叭声,不禁皱起了眉。

“你可低调点吧,生怕狗仔不拍你。”

接着,他又往车里瞧了瞧,却没发现第二个人。

奇怪,蓝湛人呢。

“我跟我师妹出去耍,他们能说什么啊。”

“你再说一句试试?”江澄说着,就准备拉开后车门,却被魏婴制止了。

“来,阿澄,坐我旁边。”魏婴伸手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对他招呼道,一双桃花眼里满溢着星光。

6

魏婴驾着车驶出住宅区行上大道。

江澄偏头看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问了一句:“去哪?”

“回峰路那边有个商城,偏僻,人少。”

???

“所以你找我出来是要去……逛街?”江澄诧异道。

“终于回国了,我要好好体验祖国接地气的特色,比如去跟大爷大妈们抢菜。”

江澄脑中不禁浮现出魏婴穿着乘凉背心套着花裤衩踢啦着人字拖拐着菜篓挤进老年人群的画面。

明天的热搜估计就是:震惊!魏婴竟然在某某某商场对大妈做了这样的事……

江澄一哆嗦,想想都刺激。

“那你得早上去,现在晚了。”

魏婴不以为意:“没事,跟你一起什么都不晚。”

7

到了地方。

江澄刚一下车就瞅见几个人在商城门旁的角落围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搓着手。

定睛一看,这几个人他都认识。

薛洋、晓星尘、温情、温宁……

金子轩??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还有,蓝湛。

江澄心想原来另一个在这杵着呢。

薛洋见了人,第一个迎上来,笑容可掬,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你俩这么慢是去开房了?”

魏婴停好车走过来就听见他这调侃的一句话,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江澄,继而凑过去揉了揉薛洋的脑袋,引得他怪叫。

“如果真去了,你们得在这站一晚上了。”

8

刚一进大门,商城中的暖气扑面而来,驱散了众人身上的寒气。

冷热温差让晓星尘的眼镜上覆了一层哈气,他从包里掏出眼镜布,细细的擦着。

温情见状道:“如果配了隐形了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晓星尘笑笑摇了摇头。

“戴取太麻烦了。”

“咳咳。”魏婴故意咳嗽两声拦在众人面前:“明天可是我师妹的生日,你们几个看着办吧。”

江澄听后愣怔。

如果魏婴不说,他还真没想起来明天是什么日子。

自那意外后,他再也没庆祝过生日。

“家属打折不?”金子轩道。

“不打折(zhe),能打折(she)。”魏婴笑的就像聂怀桑。

金子轩痛心疾首的捂了捂胸口。

“看到没,小爷就知道魏老贼不会这么轻易的喊我们出来!刚见面就要宰我们!下流无耻!”

“那个……薛洋,你声音有些大。”温宁怯怯的看了看附近的人。

魏婴没搭理他,转头问江澄想要什么。

江澄恍恍惚惚的回答他:“不缺什么。”

“你随便挑挑,看上什么就买,比如这层可以先转转。”晓星尘一边擦眼镜一边说。

从刚刚起一直沉默的蓝湛冷冷吐出一句:“一层都是女装。”

“……”

魏婴一拍手,满脸兴奋:“可以啊!”

9

一溜人在商场里闲逛,边走连聊。

聊的内容有:

【魏婴 蛤蟆功】

魏婴之前走红毯时候被人一撞,摔倒摔成蛤蟆功姿势,还被人p成了表情包,在网上疯传。

“要不是温晁那个孙子。”魏婴恨得咬牙切齿,谁知道那天煞的温晁会左脚绊右脚,还把他连累上了。

薛洋甚至将其做成了自己的头像。

【亲哥蓝涣】

蓝涣曾爆料过自己弟弟某天喝多了把家里的窗帘扯了下来用来跳大绳。

甚至拍下了照片。

“哈哈哈哈哈哈!”魏婴攀着江澄的肩膀调出蓝涣发给他的照片举到他面前:“江澄你快看蓝湛这傻样。”

江澄瞄了一眼,照片里有个人,背对着镜头两手拽着蓝白的窗帘,拧成一股绳,正好跃起。

“魏……”温宁很方,他身边蓝湛的脸已经黑到能拧出水了。

几人絮絮叨叨的又走了一阵。

“哈,诶等下。”魏婴突然拉过江澄,指着一个方向:“师妹你要不要首饰啊?”

江澄已经懒得纠正他称呼问题了,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你讨好小姑娘呢?”

温情抱着胳膊反驳道:“又不是只有女的才能戴首饰,比如戒指之类的。”

她又瞥了眼魏婴:“比如这位,敷面膜都得讲究半天。”

魏婴干笑两声,说自己年事己高,再不保养就没得救了。

“嗯,那师妹你要戒指吗?”

一提到戒指,首先让人想到的就是爱情,年轻情侣们总会将自己的爱意倾注到戒指这类装饰物上,再交给心上人,仿佛这样对方就会一辈子属于自己。

而魏婴的爱情……

江澄下意识回头去看队尾最后的人。

……

“卧槽?蓝二人呢???”

10

薛洋扒着栏杆往下面几层望,看了半天都没瞅见人:“找不着啊。”

“就这一条路,他是怎么丢的?”金子轩表示难以置信,这商城里人并不多,他们的步伐也不快。

因商城楼层过高,且有分隔,他们只得分头去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广播室用大喇叭寻人。

魏婴觉得这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凭着撩妹的高超技巧说服工作人员小姐姐让他亲自进行对走失蓝湛的呼唤。

魏婴捏着话筒宛如新闻播报一般,语气铿锵有力。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消息:蓝氏蓝二公子,蓝湛先生疑似于本商场9层 母婴区[重音] 走失。请各位小姐姐小哥哥环顾四周是否有一名身高将近一米九自带冷气的冰山男子出没,如有发现,劳烦将其送到广播室,请一定要亲自护送!以免再次发生沙滩悲剧!】

“沙滩悲剧?”江澄问道。

魏婴闭了麦,对工作人员道了谢,向江澄解释道:“之前有场戏,我们在海边,拍完收摊时他也是莫名其妙的丢了,电话也关机了,而且没人见他走出去,给我们吓得报警了,蓝大哥接到消息也来了,在海域那边打捞了到第二天清晨都没捞到,结果那厮不知道啥时候回了酒店,我们回去时候他正在吃早餐。”

“蓝湛还有这被动技能?”江澄若有所思。

紧接着,楼下薛洋的欢脱的声音也从音响中洋溢而出。

薛洋伴随着一首[常回家看看],表达了对蓝湛几分钟不见的思念之情。

【啊,蓝二少爷,蓝湛,湛湛,你在哪呢,我想你啊。如果你喜欢奶瓶或者尿不湿之类的婴幼儿用品,我们给你买,你想喝奶粉,我们给你泡,你想要孩子,我们给你生……领。阿湛,湛啊,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几句极为悲伤的棒读后,薛洋干脆跟着bgm唱了起来。

薛洋身为乐队主唱,唱功自然不是盖的,一首常回家看看让他唱出了对孩儿满满的思念之情,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哪怕帮你哥刷刷筷子洗洗碗~】

正在8层儿童服装区晃荡的蓝湛对着正在激情放送的喇叭黑了脸。

而这时,已经有几个姑娘远远的看见了他。

11

微博第一热搜

【蓝二 丢了。】

中间的空格仿佛包含了一声绵延长久的叹息。

后续热搜

【蓝二 找到了!】

附带了路人拍摄的视频,背景音正是薛洋的[常回家看看]。

蓝湛亲哥蓝涣再次转发微博,留言。

蓝氏蓝涣v:又丢了呢,烦恼。[笑脸.jpg]

12

当日,重逢后的几人匆匆忙忙的给江澄选了些礼物,就在越来越多迷妹迷弟的压迫下逃之夭夭了。

魏婴开车送江澄回家,一路上他脸上都挂着笑,单方面跟江澄讨论商城里发生的事,以及蓝湛的脸色。

江澄则坐在副驾驶上刷微博。

“你说蓝湛会不会回去跟他哥哭鼻子啊。”

“那表情相当委屈了,可惜没拍照。”

“师妹,我跟你说,我那蛤蟆功的表情包肯定就是他p的。”

“师妹?”

魏婴笑了半天发现江澄一脸冷淡,眉宇间甚至带着些许忧愁。

他感觉不对,马上找了个地方停下车,一把将江澄的手机夺了过来。

“你看什么呢?”

【墨墨一声v:听说jc又赖皮脸贴上羡羡了,一点眼色都没有吗?这么想当小三啊。】

转发180  评论718 点赞424

下方评论:

【不要脸,表面上啥都不说私下里去贴羡羡。】

【看忘机站在最后,心疼疼的,羡羡你不要你的蓝二哥哥了吗?】

【估计是jc死皮赖脸粘着羡羡的吧,不然羡羡不可能跟他走的那么近。】

【前面几条评论是有什么疾病吗?江澄跟魏哥关系好就这么看不过去?】

“这都是什么?”魏婴捏着手机,手背青筋凸起,面上的笑容已经褪去。

他点开评论一条一条的看。

内容能说是不堪入目。

“你和蓝湛的cp粉啊。”其实江澄也只是看着玩玩,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连笑都懒得咧嘴。

毕竟一群人对他再愤恨不满,也只能敲着键盘,戳着手机扣字,他根本不痛不痒的,该吃吃该喝喝,该带外甥耍就带外甥耍,他不是明星或者演员,也不需要多少人来喜欢他。

江澄不在意,不代表魏婴不在意。

魏婴翻了翻大致知道是咋回事了,态度不再是漫不经心,而是相当正经拉过江澄让两人面对面。

这人难得的严肃让江澄有些不自然。

“江澄,我跟蓝湛只是朋友。”

???

江澄眉头皱起心觉莫名其妙,忙道:“关我屁事,你弯不弯,喜欢谁是你自己的事。”

看着他故作镇定的样子,魏婴眸色逐渐深谙:“的确关你屁事。”

说着,他解下安全带,探身捏住江澄的下颚直接吻了上去。

……

一吻毕了,魏婴满足的抚了抚嘴角,看着微微喘息神情震惊的江澄伸手将他搂进怀里,低头贴着他的耳廓轻声说:“要弯,我也是弯在你身上了。”

13

没过几天,魏婴的微博更新了一句话,附带了一张照片。

【魏婴v:将演员与他们所饰演的角色联系在一起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而照片里是两只十指相扣的手,各戴着一枚戒指。

转发200w   评论1w+  点赞520w

【蓝湛v:对。】

【医师温情v:哦嚯,这么快。】

【义城中老年歌舞团-薛洋v:你居然这么快就把人……】

【义城乐队经纪人-阿箐v:我可以当单身狗,但我萌的cp一定要结婚。[抓狂.jpg]】

【金子轩v:你们这让阿凌怎么称呼啊?】

【魏哥特别凶v:这么突然???】

【哦雷法v:庆祝我魏哥脱单!!!】

14

【汪球羡v:哇!忘羡这是结婚了吗!】

转发481   评论624  点赞 651

【羡三岁:可那只手好像不是二哥哥的啊。】

【一曲远:不会吧,蓝二哥哥都评论了,不可能不是啊。】

【飞飞一个吻:就算不是蓝二哥哥,羡羡跟那人肯定不是真爱,一定是做戏的!】

……

15

微博上闹了几天都没挣出个结果。

魏婴和蓝湛的唯粉跟cp粉吵得不可开交。

两人的唯粉这两年来也是苦不堪言,只是想饭个爱豆,结果提到一个人势必会带上另一个,cp粉甩都甩不掉。

而当时魏婴跟蓝湛关系密切,导致cp粉压了两家唯粉一头。

受了这么久的气,终于能发泄了。

但这场大战还没彻底爆发,就因为魏婴的另一条微博而彻底歇菜。

【魏婴v:贤惠❤ [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人正在厨房里做菜,侧对着镜头。

在屏幕上,那人的面容在此刻柔和了下来,衬着暖黄的灯光更添几分温柔。

16

自魏婴江澄恋情曝出后,cp粉集体抗议,说被欺骗,脱粉的脱粉,转黑的转黑,还有的誓死要讨个说法,不过也就火热了几天,就再也没人愿意搭理了。

江澄问他这么莽也不怕粉都掉光了。

魏婴将脸埋在自家媳妇肩窝蹭了蹭。

“不要也罢。”

end

评论(20)

热度(425)